登入帳戶  | 訂單查詢  | 購物車/收銀台( 0 ) | 在線留言板  | 付款方式  | 聯絡我們  | 運費計算  | 幫助中心 |  加入書簽
會員登入 新註冊 | 新用戶登記
HOME新書上架暢銷書架好書推介會員書架精選月讀排行榜分類閱讀雜誌音碟 香港/國際用戶
最新/最熱/最齊全的簡體書網 品種:超過100萬種書,正品正价,放心網購,悭钱省心 送貨:速遞 / EMS,時效:出貨後2-3日

2020年06月出版新書

2020年05月出版新書

2020年04月出版新書

2020年03月出版新書

2020年02月出版新書

2020年01月出版新書

2019年12月出版新書

2019年11月出版新書

2019年10月出版新書

2019年09月出版新書

2019年08月出版新書

2019年07月出版新書

2019年06月出版新書

2019年05月出版新書

『簡體書』醉步男(日本当代科幻大师小林泰三封神作品,“黑小林”至高代表作!收录硬核科幻《醉步男》+日式恐怖《玩具修理者》强强联合重磅来袭!)

書城自編碼: 3406070
分類: 簡體書→大陸圖書→小說科幻
作 者: [日] 小林泰三 译 者,丁丁虫
國際書號(ISBN): 9787569926910
出版社: 北京时代华文书局
出版日期: 2019-09-01

頁數/字數: /
書度/開本: 32开 釘裝: 平装

售價:NT$ 270

我要買

share:

 

驚喜:單張訂單滿NT$1200免運費!

** 我創建的書架 **
未登入.



新書推薦:
麦肯锡方法:用简单的方法做复杂的事
《 麦肯锡方法:用简单的方法做复杂的事 》

售價:NT$ 325.0
财务自由新思维:索罗斯的投资哲学
《 财务自由新思维:索罗斯的投资哲学 》

售價:NT$ 319.0
西洋镜:杂志记录的晚清1876—1878
《 西洋镜:杂志记录的晚清1876—1878 》

售價:NT$ 1584.0
一无所有的人:你可以被任何人抛下,但不能自己抛下自己。提名并入围“德国图书奖”。
《 一无所有的人:你可以被任何人抛下,但不能自己抛下自己。提名并入围“德国图书奖”。 》

售價:NT$ 274.0
甲骨文丛书·一个偶像的黄昏:弗洛伊德的谎言
《 甲骨文丛书·一个偶像的黄昏:弗洛伊德的谎言 》

售價:NT$ 539.0
在线心智:基于技术开展有效教学
《 在线心智:基于技术开展有效教学 》

售價:NT$ 325.0
我在人间凑数的日子
《 我在人间凑数的日子 》

售價:NT$ 235.0
文明的“双相”:灾害与历史的缠绕
《 文明的“双相”:灾害与历史的缠绕 》

售價:NT$ 374.0

建議一齊購買:

+

NT$ 264
《 克莱因壶 》
+

NT$ 380
《 自指引擎(精装) 》
+

NT$ 625
《 萨拉戈萨手稿(上下册) 》
+

NT$ 248
《 群星 》
+

NT$ 209
《 寻梦芦笛 》
+

NT$ 231
《 通往宇宙之门 》
編輯推薦:
1.
盗版横行十余年,正版《醉步男》终于引进!口碑爆棚、深受国内大批粉丝喜爱的经典日式科幻神作,无数读者心中的宝藏小说,每读一遍依然震撼!国内读者翘首盼望,即将掀起一波热潮!
2.
两届日本星云奖得主、日本当代硬科幻大师小林泰三封神作品,黑小林至高代表作!收录硬核科幻《醉步男》 日式恐怖《玩具修理者》,日本首次出版即销售15万册!《玩具修理者》荣获第2届恐怖小说大奖,《醉步男》荣获日本星云奖提名、《SF杂志》评选的All
Time Best SF,强强联合重磅来袭!
3.
日本不朽的科幻经典!日本角川文库长年王牌图书,日本豆瓣网Bookmeter5000条好评!在日出版20余年,依旧霸榜Twitter上评选的让人不断重读的科幻小说!日本小说家井上雅彦、科幻评论家大野万纪、书评人大森望等人一致推荐。
4.
值得一遍遍推敲,值得一回回品味!时间旅行 量子力学,没有人曾这样写过时间旅行的科幻小说!精巧构思与超前设定的开创性之作,借由科幻之手剖解时间与人类思维意识,足够颠覆、足够烧脑,引领读者进行一场时空交错的脑力冲撞,比同类型题材的《蝴蝶效应》《记忆碎片》超前了近20年!如果只能选一本
內容簡介:
本书收录了日本星云奖提名作品《醉步男》和日本恐怖小说大奖获奖作品《玩具修理者》,完美展示了小林泰三在硬科幻和恐怖小说领域的过硬功力!

血沼,我以后大概都不会和你相遇了。
话没说完,小竹田在我眼前消失了。不仅仅是人消失不见,连他放在桌子上的威士忌也消失了。仿佛从头到尾都只有我一个人孤孤单单地坐在酒馆里。
一阵寒意袭上身来。
大概别人的一生中从来都不会碰上遇到自己不认识的好友的事,但是我却碰上了。这可真是一件至死都忘不了的事情。不过,这件事情真的发生过吗?那个名叫小竹田的男子今天*次见的老朋友,真的存在过吗?
看起来,我到底是醉得不轻了。
關於作者:
小林泰三(YASUMI KOBAYASHI)

日本著名小说家,日本推理协会成员,曾担任两届日本SF新人奖最终选考委员。1962年生于京都,大阪大学基础工程研究硕士,毕业后一直在三洋电机的研究部门从事移动通信的研发工作。1995年,以第2届日本恐怖小说大奖获奖作品《玩具修理者》出道,创作横跨科幻、恐怖、推理领域,获得广泛好评。曾有多部作品被改编为电视剧《世界奇妙物语》播出。
代表作有《醉步男》《玩具修理者》《看海的人》《脑髓工厂》《A》《谋杀爱丽丝》等,其中《玩具修理者》被改编为电影、漫画、舞台剧、广播剧,《看海的人》荣获《SF杂志》读者奖,《谋杀爱丽丝》获得2014年启文堂书店大奖。2012年和2017年凭借《天狱与地国》与《奥特曼F》两次荣获日本星云奖(最佳长篇科幻小说),是日本科幻小说界颇具实力的作家之一,被称为日本当代硬科幻大师。
內容試閱
我不知道其他人是否也有过类似的经验,至少我经常会遇到一些比较奇怪的事情。比如说,某一天想去某家小饭馆的时候,突然就发现自己找不到小饭馆在哪里了。那家小饭馆明明去过了很多次,而且饭馆所在的那一带地方也都是自己平时经常去的,饭馆的大致方位也还记得,可就算一个巷子接一个巷子地找下去,最后也还是找不到。这时候我就会禁不住想,说不定是这家店关门了,再不然就是搬家了。可是,过几天再路过那里的时候,突然又看见了那家小饭馆,这就说明前几天没有找错地方,那么为什么当时就找不到呢?我想只能说我当时是被狸猫迷住了,不然也没什么更好的解释了。
有时候我也会想,到底这种事情是只有我一个人经历过,还是不管谁都曾经遇到过呢?虽然我确实很希望知道答案,可是又不敢贸然去问旁人。因为如果直接去问了,而问出来的结果是这种事情竟然只有我一个人经历过,那就等于是把自己的缺点暴露了,以后再和这些人见面的时候,难免会觉得比较尴尬。出于这样的考虑,我到现在也没有问过旁人。
有间酒馆就是这样。那酒馆是我和朋友们参加完宴会或派对之后去的小酒馆。在我的记忆里,去这间酒馆的时候就算不预约,也从没有碰到过客满的情况,这一点还是让人比较满意的。反正找一间新的酒馆也很麻烦,所以大家自然而然地就经常去那里了。不过比较古怪的是,有时候我并没打算到那家店去,可走着走着,不知道什么时候那间酒馆就在面前了;更古怪的是,如果换作白天,我即使走遍了那一带也找不见那家店,而且好像连店的名字都记不清楚。有一回我试着问了问朋友,他们都认为一定是我醉得太厉害了,连喝酒的地方都弄混了反正就是弄得我很难为情,于是后来再也没问过了。
有一天晚上,我又和一些朋友来到这间酒馆。聚到一起喝酒的原因已经记不得了,总不外乎是谁换了工作,或者谁升了职之类的事情。
大家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着,时不时冒出一阵哄笑。不知不觉间,又过去了好个几钟头,这时候便有几个人提出该回去了,于是大家都纷纷起身准备回家。糟糕的是,外头天气突变,居然下起了瓢泼大雨。大家都没带伞,商量了一下,都觉得冒这么大的雨冲到车站的话,全身肯定都要湿透,还不如几个人出钱合乘一辆出租车回家来得好一些。
然而,合乘出租车的做法对我并没有什么好处,因为我家的方向和他们所有人都相反,没办法合乘一辆出租车。于是,我不得不让打算合乘的人先走,直到最后整个酒馆里只剩下我自己一个人,孤零零地等着最后一辆出租车开过来。
不过,店里其实还有一名男子在。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这名男子好像一直在偷偷观察我。他的年龄和我差不多,看上去比流浪汉强不了多少,穿的衣服又脏又乱,一眼就能看出他不是有稳定工作的人。他戴着一副眼镜,脸上净是弯弯曲曲的皱纹,眼镜一直不停地往下掉,时不时地要伸手去扶正它。整体看起来,我感觉这名男子虽然不大像是喝醉酒的样子,却总有一些不大对劲的地方。
我被这个家伙观察了很久,多少觉得不大自在,于是也开始注意他,谁知道他察觉之后居然从座位上站起来,直接走到我的面前说:唔冒昧打扰了,我想请问一下你是不是认识我呢?
我把该男子的形象在头脑中迅速搜索了一遍。
对不起,我不认识你。你恐怕是认错人了吧?
啊,是这样。我明白了原来如此十分抱歉。不过,我并没有认错人。应该说,我对你非常了解,但既然你不清楚我的事情,那我就不能自称是熟人了那么,打扰你了。
他向自己的座位走去。
等一下,我叫住那个男子,你说的是什么意思?你非常了解我的事情?你刚刚是这么说的吗?
是啊,我了解你的事情。男子回答说,但并没有转过身,不过你好像完全不了解我的样子。
男子继续往自己的座位走去。
等一下,我也站了起来,三步两步追上那个男子,那就是说,你刚刚还是弄错了。
不是弄错了不过反正都一样。对不起了。
不一样吧?如果你确实了解我的事情,而我却又不认识你,那就是说,是我把你忘记了是这样吧?
不,不是这样的。应该说,你从一开始就不认识我。毕竟按我对你的了解,你并不是那种会忘记大学同学的长相的人。男子向我露出了一点微笑。
你的意思是,你是我的大学同学?
啊,不,应该不是。如果我是你的大学同学,那么你就是真的忘记老朋友的长相了呵呵,我不能说自己一定就是你的老朋友,不过即使是关系一般的同学,也总应该记得长相的。所以说,你既然不记得我,那么我就应该不是你的同学了。
我完全被弄糊涂了。这个家伙到底在说什么?他的话好像完全没有意义。难道说,这个家伙虽然从外表上看不出喝醉了,但实际上却是醉得一塌糊涂了?或者是说,真正醉得一塌糊涂的人是我?
再确认一下,你和我并不认识?
是的,他点了点头,你完全没有关于我的记忆就证明了这一点。
我问的不是这个,我有点儿不耐烦地说,我的事情是我的事情,但现在我想知道的是你的事情你知道我的事情,可我不知道你的事情,这样说没错吧?
是的。
那么,你和我到底是什么关系?
这个啊我不知道。应该没关系吧。他轻轻叹了一口气。
那么我换个问题好了。你为什么说你知道我的事情?
因为你是我大学时候很要好的朋友。
刚刚就在十秒钟之前,你刚刚说过我和你之间没有关系,对吧?我确认道。
是的。
可是你又为什么说我们是大学时代的好友呢?既然是好友,那么不管嘴上怎么说,事实上应该还是有很好的关系吧?
不是。他回答说。我觉得,他的表情看上去似乎有点悲伤。那么,是不是说我们以前是好友,但后来闹翻了,所以现在就成了毫无关系的人?
不是我想,现在也好,以前也好,我们都是毫无关系的。
那你刚才为什么说我们两个人在大学里是很好的朋友?我愈加急躁,声调也高了起来。
十分抱歉,是我说错了。
不是抱歉不抱歉的问题,而是你刚刚确实那么说过。你说,你之所以了解我,是因为我们在大学里是很好的朋友。
是的。他似乎终于决定了什么,直视着我的眼睛说,我是那么说过。
这个家伙是在戏弄我吗?差不多从第一句话开始,他就一直含含糊糊地说着完全没有头绪的话,这样的人,还是别去招惹他比较好吧,反正出租车就快来了。而且,这名男子大概也不是真的想和我说话,他应该只是随便想找个什么人聊聊。如果是这样的话,这家伙可真是太无聊了。
如果你的回答能再稍微清楚一点儿,那我可能会比较容易理解,但现在我却怎么也听不懂你的话,大概是因为我自己太笨了。十分对不起。我往自己的座位走回去。
不对。就这样回去的话,岂不是让他得逞了吗?他一定以为自己把我耍得团团转了。不行,无论如何,我也应该揭穿这个家伙的把戏,至少要让他知道我并不是那么容易被耍的人。
我走了回来。
你知道我的名字吗?如果你的确是我的好友,总应该知道我的名字吧。
你叫血沼壮士。
太简单了。刚刚和朋友喝酒的时候就有不少人喊我的名字。这个男子肯定就是那时候听见的。
我的生日呢?我紧接着问。
十一月二十八日。他也紧接着回答。
血型?
AB 型。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说,这个家伙很早以前就打算好了要找我的麻烦,所以专门对我做了许多调查?可是他到底有什么企图呢?啊,我还是让他报报自己的名字看看,说不定真是我多年前的朋友吧。
那你的名字是?
小竹田丈夫。
从没听过这个名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是这个自称小竹田的男子在给我下什么圈套?再不然就是我醉得太厉害,以至于连自己的好友都忘记了?
那么,小竹田先生,关于我,你还知道些什么事情呢?
你从初中到高中,一直都希望成为一名诗人。确实如此。不过,在中学时代,本来就是有很多人都希望自己能够成为诗人吧。
一直到大学毕业为止,你一共存下了五本诗集。
诗集的册数居然还被他随口说对了。不过能坚持写十几本诗集的人本来就是很少的。
但在大学毕业以前,你就把那些诗集全都给烧了。所以关于那些诗集的事情,除了你自己以外,其他人都不知道。
偶然,肯定是偶然。纯粹是碰运气瞎猜的。要不然是我曾经把诗集的事情告诉过某个人了?不可能,这件事应该连家里人都不知道的。除非这个男子真是我的老朋友?
那五本诗集的名字,分别叫《春之诗》《夏之歌》《秋之句》《冬之咏》,还有一本叫《无题》。
我僵住了。我有一种预感,这件事也许根本没有一个合理的解释。我有点儿恶心,想吐。我怀疑这是个梦。可是,它又是真实发生在我面前的。我浑身冰冷。不能再和这名男子说话了,必须马上停下。可是就算马上停下,恐怕都已经太迟了。我要保持清醒。无论如何都要从这里逃出去。

 

 

書城介紹  | 合作申請 | 索要書目  | 新手入門 | 聯絡方式  | 幫助中心 | 找書說明  | 送貨方式 | 付款方式 香港用户  | 台灣用户 | 海外用户
megbook.com.tw
Copyright (C) 2013 - 2019 (香港)大書城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