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帳戶  | 訂單查詢  | 購物車/收銀台( 0 ) | 在線留言板  | 付款方式  | 聯絡我們  | 運費計算  | 幫助中心 |  加入書簽
會員登入 新註冊 | 新用戶登記
HOME新書上架暢銷書架好書推介會員書架精選月讀排行榜分類閱讀雜誌音碟 香港/國際用戶
最新/最熱/最齊全的簡體書網 品種:超過100萬種書,正品正价,放心網購,悭钱省心 送貨:速遞 / EMS,時效:出貨後2-3日

2019年11月出版新書

2019年10月出版新書

2019年09月出版新書

2019年08月出版新書

2019年07月出版新書

2019年06月出版新書

2019年05月出版新書

2019年04月出版新書

2019年03月出版新書

2019年02月出版新書

2019年01月出版新書

2018年12月出版新書

2018年11月出版新書

2018年10月出版新書

『簡體書』长安骊歌(十子夺嫡、诡谲宫廷,盛世长安悬疑探案 大唐皇族爱恨情仇)

書城自編碼: 3406373
分類: 簡體書→大陸圖書→青春文學古代言情
作者: 郁馥
國際書號(ISBN): 9787545538106
出版社: 天地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19-09-01

頁數/字數: /
書度/開本: 16开 釘裝: 平装

售價:NT$ 518

我要買

share:

驚喜:單張訂單滿NT$1000全台灣免運費!

** 我創建的書架 **
未登入.



新書推薦:
超限思维(通过思维训练帮助高敏感者走出心灵困境)
《 超限思维(通过思维训练帮助高敏感者走出心灵困境) 》

售價:NT$ 202.0
火药花园:中印寻访茶叶之旅
《 火药花园:中印寻访茶叶之旅 》

售價:NT$ 230.0
日本最漫长的一天
《 日本最漫长的一天 》

售價:NT$ 326.0
海外中国研究·中国大众宗教
《 海外中国研究·中国大众宗教 》

售價:NT$ 278.0
周易集注(易学典籍选刊·全2册)
《 周易集注(易学典籍选刊·全2册) 》

售價:NT$ 413.0
苏格兰之光——74天自驾漫游日记
《 苏格兰之光——74天自驾漫游日记 》

售價:NT$ 383.0
战国策(精)(全二册)
《 战国策(精)(全二册) 》

售價:NT$ 1011.0
元照英美法词典(缩印版)
《 元照英美法词典(缩印版) 》

售價:NT$ 1372.0

編輯推薦:
● 全三册,百万字,一支玲珑笔,写尽李世民三皇子李恪风云悲情人生。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盛唐,盛唐只有一个李恪。李恪的故事流传千年,经久不息,李恪的粉丝如今更是遍及全球。《长安骊歌》以正史为准绳,以大唐李世民三子李恪一生的爱恨情仇为蓝本,以推理探案为叙事形式,将那个风云际会的大时代和大人物及大事件有机串联及演绎,讲述了一段浩浩汤汤、荡气回肠的动人故事,还原了一个拥有完美人设和悲情人生的大唐皇子。
● 李恪、杨政道兄弟情深,联手破获长安波云诡谲案中案、局中局。
《长安骊歌》中详写李恪与杨政道一生相互信赖与扶持的过程。他们初遇时,李恪叫了他一声表兄,将自己心中*的秘密告诉了他。杨政道从此便坚定地站在了他的身边,将他当作弟弟、挚友、主君,终生不负。
他们联手探案,包括:杨姌之死之谜、青楼姊妹杀人案、夏氏兄弟被杀案、真假王妃案、安州受诬之谜、苏家命案、《踏雪图》之谜、齐王谋反案、太子谋反案、宇文士及之死之谜、江都兵变之谜、突厥人被杀案、突厥人偷袭案、顺和殿之谜、江一流案、狱丞之死案、崔老七家事之谜、祥和坊盗窃案、高阳公主与辩机之谜、扬州鬼事、道士杀人案
內容簡介:
《长安骊歌》,历史悬疑长篇小说。作者郁馥以一支玲珑笔,写尽李世民三皇子李恪风云悲情人生。
玄武门之变后,李世民独揽大权,然而危机未除,形势更加复杂,斗争愈发剧烈。既有前朝力量伺机复辟,又有来自兄弟、家庭和朝廷内外的各种压力,更有突厥等势力在外虎视眈眈。故事的主角李恪就是在这种波云诡谲的背景下登场。
他身份特殊,独承隋唐两朝皇室血统,为李世民与隋炀帝幼女淮阳公主之子。
他文治武功,才貌过人,是李世民*为宠爱的皇子。李世民曾说:吴王恪英果类我。
他历任吴王、安州都督、大理寺卿、司空等。太子谋反,他事先识破;突厥进犯,他带兵阻拦一生建功立业,纵横捭阖。
他本有能力成为一国之君,却无心做操纵生杀大权的孤家寡人,宁做周公,辅佐根正苗红的九弟李治治理天下,*后却落入长孙无忌等人的步步构陷。
他本能佣兵天下,却不愿以以他一人之故而重燃鲜血,*后慨然赴死,换来大唐盛世,空留骊歌一曲。《长安骊歌》,历史悬疑长篇小说。作者郁馥以一支玲珑笔,写尽李世民三皇子李恪风云悲情人生。
玄武门之变后,李世民独揽大权,然而危机未除,形势更加复杂,斗争愈发剧烈。既有前朝力量伺机复辟,又有来自兄弟、家庭和朝廷内外的各种压力,更有突厥等势力在外虎视眈眈。故事的主角李恪就是在这种波云诡谲的背景下登场。
他身份特殊,独承隋唐两朝皇室血统,为李世民与隋炀帝幼女淮阳公主之子。
他文治武功,才貌过人,是李世民*为宠爱的皇子。李世民曾说:吴王恪英果类我。
他历任吴王、安州都督、大理寺卿、司空等。太子谋反,他事先识破;突厥进犯,他带兵阻拦一生建功立业,纵横捭阖。
他本有能力成为一国之君,却无心做操纵生杀大权的孤家寡人,宁做周公,辅佐根正苗红的九弟李治治理天下,*后却落入长孙无忌等人的步步构陷。
他本能佣兵天下,却不愿以以他一人之故而重燃鲜血,*后慨然赴死,换来大唐盛世,空留骊歌一曲。
武则天屠尽李氏皇族,唯独留下了他的血脉。他的身上有太多秘闻、逸事未被世人所知。
本书以正史为准绳,以大唐李世民三子李恪一生的爱恨情仇为蓝本,以推理探案为叙事形式,将那个风云际会的大时代和大人物及大事件有机串联及演绎,讲述了一段浩浩汤汤、荡气回肠的动人故事。
關於作者:
郁馥,1990初生。上海人,法律工作者。祖父起名,取南朝王僧辩诗句:名香郁馥,出重檐而轻转。自幼熟读诗词典籍,文笔时而柔美,时而辛辣,极富感染力。已出版:《当民国文人有了朋友圈》《中华人物故事全书(美绘版)文坛巨匠》《时光荡不尽千古风流历史边缘人物的凄美挽歌》;即将出版:《历史名人真面目》。短篇历史类作品散见于《恋恋中国风》《百家讲坛》《一世红尘,无你何欢民国男神的爱情往事》《山河染眉妆,珍珠慰寂寥》等。
目錄



上卷
一、 血色桃花
二、 迷雾杀机
三、 移花接木
四、 暮色苍茫
五、 尔虞我诈
六、 兵不血刃
七、 齐王谋逆
八、 局中之局
九、 曾经沧海
十、 高岸深谷
十一、 将错就错
十二、 前尘往事

中卷
十三、 风起突厥
十四、 山雨欲来
十五、 锋芒毕露
十六、 假作真时
十七、 静水流深
十八、 盘根错节
十九、 反戈一击
二十、 拨云见日
二十一、 洞若观火
二十二、 横生枝节
二十三、 雪泥鸿爪
二十四、 过眼烟云

下卷
二十五、 扬州鬼事
二十六、 项庄舞剑
二十七、 虎踞龙盘
二十八、 风木之悲
二十九、 蓄势待发
三十、 雷霆乍惊
三十一、 不虞之隙
三十二、 祸起萧墙
三十三、 高山流水
三十四、 鹤唳华亭
三十五、 孤注一掷
三十六、 天下长安
內容試閱
约定

1
奉天殿今日越发空旷,昨天还是很多人的朝堂,今天又稀稀拉拉地少了一半。
冷风时时从殿外吹进来,朝臣们一个个瑟瑟发抖,也不知是寒冷,还是忧心。
自从半月前燕王叛军逼抵镇江府,京城上下便陷入了深深的恐慌之中。镇江距京城咫尺之遥,如果镇江失守,便意味着叛军可长驱直入杀进京城。
十日前,朝廷急派大将罗铮率最后二十万大军前往迎敌,此前罗将军日日均有军情回报,两天前却突然断了消息。
年轻的建文帝默默俯视朝堂,良久未发一言。或许这便是消息吧。
殿外突然传来喊声。
陛下!陛下!
御前总管戴公公一边喊着,一边自殿外急急奔来,进殿时还被门槛绊了一下,连滚带爬地进殿跪倒,急喘着说:陛下,宫门外来了个兵士,说是罗将军麾下的,特来向皇上报告军情,奴才看他不像是假的,不敢耽搁,特来禀报。
宦官扰朝堂本是礼法不容,然而此刻情形特殊,也无人怪他。建文帝眸光一亮,急问:他人到何处了?快宣!
一个浑身泥血的兵士被两个侍卫架着走进殿来,待侍卫一松手便软倒在地,浑身战栗,连面圣之礼都忘了行。
建文帝盯着他问:你是罗将军营中兵士?
回回皇上,那兵士头也不敢抬,奴才是罗将军营中看守粮草的末等兵。
既要看守粮草,为何独自回来?前方军情如何了?
一听军情两字,兵士抖得更加厉害,戴公公从旁催促,他这才颤声说:罗将军抵达镇江府后,起初战事还算顺利,可就在前天夜里,镇江府守军投降了燕王,还勾结燕王给罗将军设下埋伏,罗将军誓死不降,如今已经全军覆没了。
全军覆没四个字说得极低极轻,然而大殿上鸦雀无声,这极轻的四个字还是真真切切地传进了每个人的耳中。窒息一般的恐惧在殿内弥漫开,大臣们纷纷以目光相探,没有一个敢出声,几个老臣跪不住,颓然软倒在地?上。
建文帝石刻一般沉默着,过了好一会儿,终于定了定神色,又问:既是全军覆没,你如何逃了出来?
回皇上,前日傍晚,奴才和长官到镇江府临时增调粮草,不料粮草没调到,半路还遭遇了小股敌军,奴才拼死冲出重围返回大营,谁知远远地就见营地火光冲天,原来是营地也遭了袭击,奴才一时畏惧,只远远看着大军厮杀到天亮。兵士说得已泣不成声,整个身体伏在地上剧烈抖动着,像一棵战场上随风瑟缩的荒草。
建文帝盯了那兵士一会儿,又问:若真如你所言,你便是逃兵,你既战场上怕死,如何又敢回来?逃兵当诛,这是历代的铁律。
谁知一直发抖的兵士听到这一问,反倒不那么抖了,只是哭得更厉害。
回皇上,奴才的确是逃兵,奴才愧对罗将军,愧对皇上,那夜奴才一时胆小,没敢回到大营,之后时时都在后悔。罗将军平日待将士们十分亲厚,今日奴才斗胆闯宫面圣,不求活路,只为向皇上禀报罗将军如何尽?忠!
呜呜咽咽的哭声回荡在大殿上,悲戚绵长,有的大臣被感染,不由得也抬襟拭泪。过了很久,那高高的位置上响起一声幽幽的叹息。
你叫什么名字?
兵士反应了一会儿,这才明白皇上是在问自己,慌忙答道:奴才姓梅,贱名梅小六。
戴公公,准备些赏赐给梅小六。梅小六,你拿了赏赐快快离宫,切勿对人讲你出自罗将军营中,以后找个安稳地方,好好生活吧。建文帝说完,眼中忽然闪过一丝讥讽的笑意:似乎只有打完这场仗,百姓才能安稳?呢。
戴公公急忙遵旨,梅小六不敢相信地抬起头来,进殿后第一次有勇气抬头,望向龙椅上那位光华灼目的年轻帝王。
玉琢般的面容,朗月似的眸光,所谓天人与谪仙,是否就是这个样子?梅小六心中忽然升起复杂的钝痛,鼻尖骤酸,喉咙里低低地滚出几个字:谢皇上,皇上万岁。
建文帝慢慢自龙椅上站起,俯视一殿大臣良久,骤然收回目光,回身沉声道:今日早朝至此,散朝吧。
皇上说的是散朝,而不是退朝,一字之差意境大不同。政权更迭,古来常见,朝臣们个个心如明镜,一时吾皇万岁之声响彻大殿,只是声音里分明比平日多了哽咽。当今圣上宅心仁厚,平心而论,谁也不希望朝廷换天。
2
天阴沉着,散了早朝也不见一缕阳光。
纤长的身影远看有些疲惫,身后的奉天殿雄浑壮阔,殿檐高高挑入云霄,越发衬得那身影疲惫孤寂。戴公公鼻子一酸,快步追了过去,无声屏退皇帝身边的小宦官,自己悄悄跟随在旁。
戴公公,你跟在朕身边,有六七年了吧?走了一会儿,建文帝忽然?问。
戴公公一惊,方又感叹皇上何等人物,岂能察觉不到自己这点小动作?
回皇上,六年又七个月了。戴公公笑呵呵地说,想当初奴才只是尚衣监一个小小杂役,那天被人欺负得本以为活不下去了,谁知幸得陛下经过,还救下了奴才,真是祸兮福所倚。
建文帝苦笑道:可如今朕江山不保,你这个御前总管只怕也要有苦头吃了,这是福兮祸所伏吧。
皇上!戴公公哽咽一声,咚地跪倒在石砖地上,奴才这一世能跟着皇上,就是最大的福!皇上是太祖皇帝钦定的皇太孙,是大明堂堂正正的皇帝,您的江山帝位谁也夺不去!
一声惊雷自天边滚过,头顶乌云翻卷,天阴得更沉了。建文帝抬头望了望天,淡然叹息,叫戴公公起来。
皇上明鉴,奴才所言句句真心。戴公公起身说,依奴才看,那梅小六的话也并不可信,倘若真如他所言,燕王前日就拿下了镇江府,以燕王的性子,怎可能今日还未进京?
建文帝动了动唇角,并未说什么,只是抬步朝后宫方向走去。没错,以他的性子,自然恨不得立刻飞进皇城,坐上那宝座,只是为了在那宝座上坐得更久、更安心,他不得不耐着性子再忍些时日罢了。他谋略过人,胆气滔天,手段狠辣,又有此等耐性,平心而论,倒也配得上那个位置。年轻的建文帝眼中闪过微光,唇边浮起一丝几不可见的冷笑。
戴公公见皇帝许久不语,以为在怪罪自己妄论朝政,心中一阵后悔,又瞧了瞧皇帝所行的方向,转开话头道:皇上这是要去永宁宫吗?
听到永宁宫三个字,建文帝步子反倒一滞,良久叹道:朕此刻最想去的地方就是那里,可是最怕见到的人,也是她。
戴公公闻言也是一怔,想要劝慰些什么,却没想到说辞。罗将军出征,满朝君臣自然都盼着王师凯旋,可要说最盼望罗将军平安归来的,一定还是永宁宫的罗妃。这对兄妹感情甚笃,每次罗将军出征,罗妃都要在永宁宫内设香炉日日祈祷,只怕现在也正在祈祷呢。要是别人也就罢了,偏偏是罗妃,是皇上最舍不得让其伤心的人。戴公公心中难过,终究还是没想出说辞。
当年皇爷爷封朕为皇太孙的时候,对朕说过这样的话,建文帝幽幽地说,他说把皇位传给朕,别人都以为是给了朕天大的恩赏,其实,他只是给了朕天大的责任,待朕登基以后,这全天下的重担都要压在朕一个人的肩上了。那时朕年纪小,听不懂,就问:要是太重了,我担不住呢?你猜皇爷爷怎么说?
戴公公忙摆手:太祖皇帝的教诲,奴才可猜不出。
建文帝淡淡一笑,说:担不住,也得担。
又一阵闷雷滚过天边,戴公公一下觉得心里闷闷的,就像这密不透光的天,他思忖之下劝道:皇上,要下雨了,还是先回宫歇歇吧。
建文帝收回目光,轻摇了摇头:走吧,去永宁宫。
3
香炉里燃着三炷香,袅袅青烟默默飘升,像是仙人的化身,无声俯视着人间喜悲。戴公公屏退了前来上茶的侍女,自己也悄悄退到外间等候。
罗妃皓腕轻抬,拿起侍女放下的茶壶为建文帝斟茶。
今晨在朝上,得知罗将军前日与燕王激战,建文帝在屋中圆桌边坐下,顿了顿,凝视着她问,你想知道战况如何吗?
茶斟得过满了,罗妃急忙放下茶壶,一点茶水溢出来,沿着杯壁流到桌面上,像一滴滚落的泪珠。
罗妃笑道:臣妾只恨自己不是男儿身,不能像兄长那样浴血沙场,为皇上尽忠。
建文帝长眉微颤,许久后收起凝视她的目光,轻轻抬臂,执住了她放在壶盖上的手。
对不起,朕不是一个好皇帝。
皇上仁心厚德,是臣妾所知最好的皇帝。
仁心厚德,建文帝自嘲地笑了一声,若不是因为这颗仁心,当初逮到那名宫女的时候,朕便早该听你的劝言,下旨拿了他。
那是四年前,先皇朱元璋刚刚薨逝,建文帝继位只有数月之久,罗妃也还是等级不高的罗美人,半年也见不到皇帝一次。也幸而是见不到皇帝,罗美人便有足够的空闲练习自幼练惯了的拳脚,居所院子窄小,有时她趁前后没人,也会在宫道上偷偷伸展两下。
有一次她又在宫道上练凌空踢腿,练得入了迷,连一个宫女经过也没看到,结果一脚踢翻了宫女手中的托盘,茶壶当即摔翻在地,那茶壶的样式是专供皇上用的,罗美人当时一惊,心里怕得厉害,谁知宫女比她更怕,扔下托盘就跑。她觉得那宫女反应异常,再一看流出的茶水,分明是下过毒的样子,她明白过来,立即飞跑几步抓住了那宫女。
罗美人因抓获宫女有功,事后获得建文帝注意,并因此由罗美人变成了罗妃。事后查明,那宫女是燕王安插在建文帝身边的人,大逆之罪原无可恕,可建文帝感念先皇薨逝不久,燕王又是先皇十分重视的儿子,此时除去燕王有违人伦,便最终没有声张这件事。
皇上为抚慰先皇在天之灵,连燕王大逆之罪都可饶恕,古来仁君如皇上者,极所罕有。
仁君做不长,自然罕有。建文帝脸上浮起惨然笑意,如今朕的皇位,不是也坐不安稳了吗?
窗外的雨终于下了起来,打在院中花草上,发出凄冷的沙沙声。建文帝起身走到窗边,孑然而立,修竹般的侧影现出与年纪不符的苍凉。罗妃一阵酸楚,肃然整了整衣裙,走到皇上身边行大礼跪下。
皇上,纵使燕王势不可当,您也是大明唯一的皇帝,事到如今,皇上手中还有一步棋可走。
哦?
便是绝不让出皇位。燕王此番以清君侧之名出师,既要名分,又要名声,想必此次攻下镇江也不会立即进京,而是想等着皇上主动退位,给他一个名正言顺的皇位。只要皇上不退位,燕王就算杀进京城,杀进宫来,也终究不过是弑君篡位的乱臣贼子。
燕王兵临之日,臣妾愿与皇上一道殉国于宫城之上,让燕王弑君篡位的嘴脸大白于天下!
罗妃仰脸直视着建文帝,清丽的脸庞线条紧绷,眼中像有两团烈烈燃烧的小火苗。建文帝忽然感到胸中炽热,他闭了闭眼,再睁开,面色又已平静如常。
爱妃不愧出身武将世家,义胆豪情丝毫不输男儿。他微微笑着将她扶起,良久柔声说,爱妃的心意朕感怀之至,不过臣子谋反,历代皆不罕见,朕从登上皇位那一天起,就已做好了这个准备。
皇上的意思是?
昨日,朕请宫中的净空大师替朕解了个签,大师送给朕一句话:一念放下,万般自在。
罗妃不解地看向建文帝。
世间万物,皆不过是红尘俗物,执迷过甚终将陷入疯魔,燕王为皇权疯魔,我们却可不必。如今之势,以身殉国争一个名分上的输赢,或是你我遁世做一对自在佳偶,爱妃以为哪样更好?
罗妃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建文帝,此前一刻,她从未想过他们还有这样一个选择。又或者说,其实是幻想了很多年,却从没奢望过实现。
他不是皇帝,自己也不是妃子,他身边亦没有那些皇后、妃嫔、美人、才人曾以为这些都只能是心中隐秘的妄想,可在这大难将临之时,曾经的妄想竟然可以成真了吗?
罗妃仍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建文帝。
皇上此言,可当真?
只要你愿意,便当真。
臣妾当然愿意!罗妃眼中有星光闪动,只是一瞬后又有些犹豫:就算皇上让出皇权,燕王会放过我们吗?
建文帝脸上慢慢盛了笑意。你放心,朕已经想好了万全之策。戴公?公!
奴才在。戴公公推门而进。
朕命你准备的东西,可都备好了?
戴公公在门外已听到帝妃对话,此时一副了然神情,凄然应道:回皇上,都准备好了。
即刻服侍罗妃换好衣服,从原定路径出宫。
罗妃惊讶道:皇上早就做了准备?
一直希望不会用上,没想到还是用上了。建文帝苦笑道,爱妃且与戴公公先行一步,宫中已多有燕王耳目,你我同行势必惹眼,七日后朕必在宫外与爱妃相会。
皇上言之凿凿,罗妃当下不疑有他,依依惜别后正欲与戴公公离去,忽又被建文帝叫住。
爱妃!
伊人回眸,美鬓朱颜。建文帝眼中闪过一丝稍纵即逝的不舍,定神对外间吩咐道:把东西拿进来。
一个侍女进来,手中捧着一方玲珑木匣,建文帝接过木匣亲自打开,取出一枚玉簪。下月初三是爱妃的生辰,可惜今年已不能如往年般庆贺,暂且送爱妃这枚点朱桃花簪,权作今年的生辰贺礼。
簪子通体洁白细腻,簪头一朵玲珑桃花,花芯处天然一点红,选料与雕工都是极上乘。罗妃将簪子握于掌心,只觉心中既酸涩又喜悦,点点星光在眼中闪烁。
臣妾七日后等着皇上,万望皇上切勿失约。
4
大雨一下竟七日未停,烟雨蒙蒙中,一辆马车飞奔在回京的官道上,马蹄踏得水花飞溅,举目已可见城门,守城士兵身形魁梧,远远看着有北方蒙人气象。
车夫微微收了收缰绳,压低斗笠回身问车内:娘娘夫人,一路上听说守军开门降敌,如今看来恐怕是真,京城诸门怕是都已落入了燕王手?中。
车内凝滞了一会儿,接着传出清冽的声音:果真如此,我们更要回?去。
车夫急道:可夫人如果落入燕王手中,将来又如何与主人相见?奴才受重托照顾夫人,恕不能送夫人去冒险。
戴公公,你当真相信皇上会来与我相见吗?罗妃一手撩开车帘,冷冷地问道,你是皇上的心腹,又亲自送我出宫,你坦诚告诉我,皇上此次给你的命令到底是什么?
戴公公被问得语滞,一时只这这地吞吞吐吐着。罗妃自头上拔下玉簪,凄然笑道:你不说我也知道,只怪我那时被喜悦冲昏了头,竟真的信了他的话,他若有意与我相见,又怎会将下月贺礼提前送出?
戴公公默然低了头,被雨水打湿的斗笠下看不清面容。
我知道你对皇上忠贞不贰,皇上命你保我平安,你便定不会让我涉险。罗妃说着突然声音一凛,可是现在,你送我回去才是保我平安!
戴公公猛然抬头,赫然见罗妃竟以簪尖直抵颈项。娘娘不要!戴公公失声惊叫,却见那玉簪的尖头按得更紧,他急忙定了定神,犹豫片刻,眼中闪过决然的光芒,娘娘对皇上忠贞之心,奴才明白了,既然娘娘心意已决,奴才唯有从命。说完一挥马鞭,一车一马须臾间便到了城门下。
马车外表毫不引人注意,只是这些天京城局势不稳,百姓出多进少,此时进京还是稍稍引起了守城士兵的注意。一个士兵绕着马车转了又转,又对戴公公仔细盘问,问来问去见无破绽,正要放行,忽然一个身穿精致软甲的武将示意等等,紧接着朝这边健步走来。
戴公公急忙压了压斗笠,余光瞥见那人正是传闻中的叛将李景隆。此人之前已因连续的败仗被削去官职,此时却在看守如此重要的城门。脚步越来越近,戴公公心念电闪,猛一挥马鞭,马嘶鸣一声,带车疾驰而走。
身后立即传来追喊声。戴公公奋力扬鞭,然而大内总管终究不是熟练的车夫,马带着车也敌不过战马飞奔,两条街后,一车一马终于被包围在巷?口。
李景隆飞身下马,拱手笑道:原来是戴总管,方才本将没看清楚,多有得罪。
戴公公的斗笠疾驰中掉落了,此刻沐在雨中,无法隐瞒,也无须隐瞒,他高声骂道:李景隆,你李家一门忠将,你却投降了燕贼,不怕辱没先人名声吗?
李景隆不以为忤,反哈哈笑道:戴总管说的哪里话?本将这几日全力搜寻戴总管与罗妃娘娘,正是为了报谢天恩,以救皇上一命。说着瞥向马车厢内:想必里面正是罗妃娘娘了?
戴公公正要说话,车帘忽地自内里掀开。罗妃清丽的面容迎上蒙蒙雨丝:李景隆,你说清楚,皇上现今如何了?

 

 

書城介紹  | 合作申請 | 索要書目  | 新手入門 | 聯絡方式  | 幫助中心 | 找書說明  | 送貨方式 | 付款方式 香港用户  | 台灣用户 | 海外用户
megbook.com.tw
Copyright (C) 2013 - 2019 (香港)大書城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